首頁 > 大宗 > 正文

【財經分析】集運指數(歐線)“有風”或已“不起浪” 仍需警惕對我國油氣進口影響

新華財經|2024年01月24日
閱讀量:

市場人士指出,紅海危機對于運價推漲的邊際效應已在持續遞減,全球前十大班輪公司已基本繞航,同時臨近春節假期,國內絕大多數工廠將在1月底和2月初停工,發運進入淡季。

新華財經北京1月24日電(記者馬悅然)集運指數(歐線)期貨價格在歷經約一個半月的強勢上漲后,進入下行通道。按照24日收盤價計算,主力合約距離最高點已下跌671點,跌幅達25.32%。與期貨價格由強轉弱的態勢不同,現貨的即期運價市場表現依然強勢。市場分析認為,當前,期貨價格一定程度上體現出市場對紅海危機常態化后的運價定價。

市場人士指出,紅海危機對于運價推漲的邊際效應已在持續遞減,全球前十大班輪公司已基本繞航,同時臨近春節假期,國內絕大多數工廠將在1月底和2月初停工,發運進入淡季。

紅海局勢隨時面臨變化,全球大宗商品的貨運格局與價格也將隨之面臨不同程度的影響。在此前提下,全球經濟是否會受此長期影響出現變化?對我國市場又會有怎樣的影響?

造成部分國際通脹反彈 但影響有限

可以預見的是,2024年全年的運價中樞將受紅海危機影響抬升。那么,全球物流受阻是否會進一步傳導至重要大宗商品價格,乃至影響經濟運行?

中信建投期貨航運高級分析師陳宇灝認為,在不考慮紅海供應鏈危機觸及極端升級與擴散情況的前提下,從宏觀角度來說,紅海供應鏈危機對通脹的影響有限,從而可能無法影響到歐美央行的降息決策,因而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或相對有限。

“商品側與工業生產側的通脹可能因航運成本的上漲而顯得相對堅挺,但我們認為航運成本上漲后對歐洲通脹的影響相對有限?!标愑顬硎?,以疫情期間作為對照與參考,當前運費的高度仍然遠不及疫情期間水平,且歐洲在較大的經濟下行壓力下,各產業通過進口實現的補庫需求大概率遠不及疫情期間。因此,預計未來運費的上行空間仍將受到需求側較明顯的壓制。

方正中期研究院海運及商品指數研究總監陳臻也指出,2023年12月全球十大航線班輪準班率降至43.92%,相比2023年10月下降近10個百分點。但其他海域通航未受影響,因此遠不及疫情期間波及范圍與程度。

運費成本是否會對歐美央行降息的周期產生間接影響?陳宇灝認為,運價難以觸及歐美開啟降息的核心原因。美國“核心商品”通脹項的抬升高度較難重復疫情期間水平。對于美聯儲來說,與運費成掛鉤明顯的商品在2022年后期便成為通脹的拖累項,運費成本上升可能對商品側通脹形成一定的拉升,但運費水平、貨物運輸受阻時長等方面因素的影響程度不及疫情期間,此外,居民在疫情間通過刺激政策獲取的超額儲蓄大量消耗,難以形成疫情間瘋狂的購物潮,因此通脹水平受影響有限。此情況在歐元區亦然。

中糧期貨航運研究員塔林夫認為,運價中樞的上抬終會通過中國和歐美間的進出口傳導至全球經濟表現。但從中長期來看,因為影響到各大經濟體的進出口和商品價格的各項因素中運價占比較小。假設來看,若紅海危機出現類似俄烏沖突的“常態化”表現,疊加2024年運力過剩已成事實,無論是現貨還是期貨對運價的定價也會逐步趨于理性,其對歐美的經濟(通脹)和中國的出口表現來說的負面影響都是間接且有限的。

不過,陳臻表示,紅海危機在一定程度上還是造成全球通脹反彈,延遲各大央行降息步伐,不利于世界經濟的復蘇。

“2023年歐盟與英國合計是我國最大出口貿易伙伴,是我國第二大進口貿易伙伴。繞航好望角會延長我國貨物進出口周期以及提升商品到岸價,不過東亞、南亞和東南亞國家也遇到同樣的問題,總體對我國經濟影響相對有限?!标愓檎f。

仍需警惕對我國油氣進口影響

“近期爆艙情況嚴重,簽訂CIF合同的對外出口企業訂艙有所難度且運輸成本上升,同時提箱時間略有延后,不過總體影響有限?!标愓橥嘎?,商品CIF到岸價上升,運輸成本與周期都在上升,對國際化品種有推漲效應。

從影響程度排序來看,業內指出,首當其沖的必然為集裝箱運價,其次是干散貨運價,油運價格受到沖擊較小。

“當前的紅海危機規模對于我國商品市場的其他品種影響不大,但紅海危機的升級與擴散化可能會使我國進口品種受到沖擊?!标愑顬J為,若紅海供應鏈危機進一步升級,航線安全風險可能造成進口俄油的航程再次拉長。

陳宇灝指出,當前,我國自海灣國家進口油氣的航線幾乎不會受到紅海供應鏈危機的影響,自新羅西斯克等俄羅斯黑海港口(途經蘇伊士運河)的油品運輸暫時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是我國重要的油氣進口來源國。我國油氣進口航線受影響較小的前提建立在紅海供應鏈危機不再擴散、升級的假設,然而這一假設可能伴隨著伊朗與域外國家的博弈升級被打破。

陳宇灝表示,被稱為“石油海峽”的霍爾木茲海峽,其正常通行的假設可能隨著地緣政治沖突的升級而被打破,而這對于全球的油運市場來說或將造成極大沖擊。根據EIA統計,2023年上半年中經過霍爾木茲海峽的石油流量相當于全球石油海運運輸量的約26.8%?;魻柲酒澓{可以說是全球油品貿易的核心關口,若這一核心關口無法通行,可能形成真正的價格沖擊。屆時紅海的航線安全也或將受大幅沖擊。

?

編輯:張瑤

?

聲明:新華財經為新華社承建的國家金融信息平臺。任何情況下,本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均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有問題,請聯系客服:400-6123115

新華財經聲明: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傳播矩陣
'); }
支付成功!
支付未成功